本來我和艾德華決定用「所有人都為之羨慕」的方式結婚~『法院公證』,就是希望一切從簡(就是簡單啦!)不要有煩死人的繁文縟節和處理不完的婚禮細節。果然,這項壯舉實行後,在部落格上引起一些朋友的認同與肯定,有人還想如法炮製(不管是真心或純粹說給我們爽的,我們通通都接收!


 


PS:藉此機會跟那些被我的伊妹兒騷擾,或者是在我惡勢力半強迫下,以及自動自發而寫下「祝福語」的朋友們致上深.深.深.深的感謝~史黛菲這陣子看到一則又一則的溫馨祝福,每次都既感動又開心到不行!


 


然而在我們覺得結婚也不過如此簡單之際,情勢居然大逆轉!在與家人的幾番討論後,最後居然決定要宴客。原本以為就此結束的事情,開始兵荒馬亂起來……


 


首先,就是最令我和艾德華頭疼的宴請賓客問題,我和他在這件婚事八字完全沒半撇的很久以前,就很有共識地認為,就算有一天我們碰到這種事,一定會以最慎重的態度面對與處理,絕不讓受邀請的朋友有一絲的勉強與不快。


 


這是因為我們自從出社會以來,面對這種問題時經常手足無措,有時候收「紅色炸彈」真的收得莫名其妙;以前很年輕的時候,以為收到喜帖就算不去也一定要包禮金,即使這個人跟妳已經八百年不曾聯絡過了,但心裡難免有點嘔。後來「經驗」比較豐富後,就開始會挑選心目中真正想去祝福的婚宴參加,不過有些新人或許也是礙於「尺度拿捏」不太好意思炸我,記得有好幾次我都主動跟她們要喜帖;看到他們「豁然開朗」時臉上喜悅的笑容,那種就是雙方發自內心的感動與祝福,我喜歡這種感覺。


 


雖然當時滿心去祝福的朋友,有的日後因種種因素逐漸斷了聯絡、或少有往來,我也不曾抱著有朝一日也要炸回來的心態。


 


以為抱著這種態度去處理,我的邀請名單應該萬無一失了吧!不過,決定「宴客名單」這件事,若沒有真正降臨在自己身上,還真的無法體會到底有多困難!


 


當我一一列出我自以為已經竭盡所能斟酌過的好友名單(大都是交情超過10年以上,有些甚至超過20年…),只有少數幾位因近年來工作結識而成為親密戰友的好友,但也都在我輾轉確認的情形下才發出邀請。


然而有個認識差不多10年的朋友,我們一直保持著密切聯絡(雖不是常見面,卻對彼此的近況很瞭解),他是我認為毫無疑問「該」來的賓客,倒不是為了一份紅包,而是交情;然而他居然無情地跟我說:「我不參加婚禮的!!」意思就是他不接受我的炸彈。說實在的,當下我很Shock、也有點小受傷,但事後我很快接受了他的答覆,畢竟這麼有原則的人還真是少數。(以我對他的了解,他應該不是吝於一份禮金,所以更讓我…


 


也因為有這樣的經驗,讓我對邀請名單更加謹慎,又重複研究了好久,也刪除了幾個可能比較「爭議」的朋友,寧可事後被說「不夠朋友、為何沒邀請(這類通常是禮貌性的問候,較無傷大雅)」,好過心裡嘀咕「你怎麼炸我呀?」(這對我來說則是案情重大呢!


 


真心出於一份《很希望大家來為我們祝福》的心情發出邀請,對於能來的親友,史黛菲&艾德華有說不出的感謝與喜悅,有你們增色,喜宴才具意義;而對於真的沒辦法來的(我的一位閨中密友居然被重要的工作困住無法前來,雙雙都陷入遺憾的憂鬱中…),你的「心意」我們接收到了;對於那些或許漏掉邀請的親友,也希望你們別介意,請把我的這份心意當作對各位的「體貼」吧!因為小妹史黛菲也是「第一次」在修這門如此深奧的學問呢~


 


創作者介紹

史黛菲的部落格

beautylohas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