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小時候的我,是很愛哭的。

 

 

因為從小是阿嬤帶大的,當我因為要上小學而回到城裡的「原生」家庭時,和兄弟姊妹之間產失了強烈的不適應症,老覺得自己是垃圾堆裡撿回來的、或是兄姐們嬉鬧時取笑的「石頭縫」裡迸出來的(小孩子真的超介意這種說法,所以大人千萬不要輕易開這種玩笑!)所以常有被迫害妄想症,認為大家都在欺負我,還幻想自己是連續劇裡的悲情苦命女!當時淚腺超發達,動不動就窩在牆角哭,還哭得很過癮。

 

但最近幾年,我發現能感動我的事情越來越少了,哭的機會也越來越罕見。每次聽到別人說看了哪部電影哭得西哩嘩啦、哪部電視劇感動到噴淚、哪本小說觸動人心感人至極,我看了之後都想問他們:「哭點」在哪裡?幾次被朋友批「鐵石心腸」,甚至被日本學生取笑說是「冷血動物」,因為連他一個大男人,都會被愛情純愛電影感動到哭,而我這樣一點都不像是女孩子該有的反應!

 

有一陣子我也質疑過自己這樣正常嗎?好像一點都不感性,女生不是要動不動就感動流淚,才顯得楚楚動人嗎?!可能是人生經驗越多,看事情的角度越嚴厲、也越務實,對於做出來的戲劇橋段越來越無感,非要從中挑三揀四出不合理之處不可,只要是不符合現實劇情的,通通列為「灑狗血」的橋段,無法感動我。

不過這些還是有例外的,近幾年來我也看過曾令我哭得很悽慘的電視劇和電影,記憶最深的一部是日劇「白色巨塔」、另一部是電影「頭名狀」;不過我必須承認,那是因為演員演得太好,劇情也寫得棒,我才會有如此的激動演出。

 

但是我對於真實的人生與故事卻難以招架,這幾天我就為此哭了三四次!

首先,是跆拳道選手蘇麗文的奧運奪牌過程,這則新聞不用贅述,相信全國人民都看到、感動到,也都為她留下了激動的眼淚;但之後各電視媒體開始去她家,向她家人挖出一堆小時候的回憶、照片,然後再配上蘇麗文小時候是多麼努力、多麼奮發向上,從她...的臉龐就可以看出今天她bra bra bra……等噁爛的旁白,就讓我頓時覺得噁心至極、立刻轉台。

 

第二個事件,是這個月的雜誌受訪人物──身心殘障者楊玉欣,工作夥伴韻如採訪回來告訴我,她聽著楊玉欣的故事,一邊採訪一邊哭、連總編素馨也忍不住一起哭進去,而楊玉欣卻從頭到尾笑笑地說。雖然,她的故事早在多年前就看過同事專訪過她,但直到我看到韻如寫出來的文章之後,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動,覺得她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女孩,又重新給了我們一些新的震撼!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,她仍然如此堅強樂觀,完全不因身體已經一天比一天孱弱而灰心喪志,真是令我們這些動不動就抱怨的「正常人」感到汗顏!詳細內容,請見9月份【魅麗雜誌】

 

第三件讓我淚水決堤的,是那個讀小二的八歲男孩。一篇標題為:『有熱水了,可是阿嬤不在了http://blog.yam.com/zachary110/article/16890161)』的文章,讓週六早晨看著網路新聞的我,哭得難以自拔。我之所以那麼激動,或許是小男孩和他阿嬤之間濃烈的祖孫情觸動了我,也讓我想起自己和阿嬤小時候那段至深的感情。

 

小時候家裏太窮,養不起那麼多張嘴(我有六個兄弟姊妹,只靠我爸一個人做工),所以我就被阿嬤帶到山上和大伯父一家人生活(至於為什麼是我,我到現在還搞不太清楚,或許就是因為我跟阿嬤特別有緣吧)。那時候我跟原生家庭的感情不深,卻黏阿嬤黏得非常緊,據說我爸每次要把我帶回台北住一陣子,就要像抓一隻哭啼不休、不斷在地上打滾的小雞般難纏。我很喜歡待在阿嬤身邊,有她在我就有安全感、什麼都不怕了;雖然家人都不在身邊,但阿嬤滿滿的愛,已足以彌補我殘缺的童年。

 

阿嬤在我12歲那年過世,當時我覺得我的世界毀了、我的女主角不見了、再也不會有人愛我了……。雖然當時阿嬤因被疾病纏身,容顏早已憔悴,但我始終記得的是她健康、漂亮時的容貌,而她也一直活在我心中,一刻也沒有忘記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史黛菲的部落格

beautylohas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charlene65<wbr>_tw
  • <p>我是Charlene喔!
    <p>同樣的,我也越來越不常哭了...</p>
    <p>只是正巧我昨天剛哭過,是看了陳玉慧著的<海神家族>.</p>
    <p>前一次哭也是因為蘇麗文.</p>
    <p>還有,這次看到妳這篇...還不致於哭啦</p>
    <p>有些眼眶微潤.....是因為很想妳們啦!</p>
    <p>想起曾經到妳山上的家烤肉.....</p>
    <p>也是中秋節吧~ 一種鄉愁彷彿襲來!</p>
    <p> </p></p>